返回 當前位置 :北京市紅十字會 >> 暖心故事

抗“疫”一線|“我們是希望的搬運工”——中國紅十字會救護轉運車隊北京隊群像

來源: 北京市紅十字會 時間:2020-03-18

2月7日下午4時,中國紅十字會救護轉運車隊北京隊6名隊員駕駛救護車星夜馳援武漢。一個多月以來,6名來自北京市紅十字會緊急救援中心(999)的“熱血純爺們”,用行動和汗水詮釋了陽剛與責任,意志與忠誠。





陳科:“只要有任務,大家都是搶著去!”

3月13日晚8時20分,連續執行了6個小時轉運任務的隊長陳科回到駐地。兩名隊友上前迎接,笑著提醒他:“工作褲后面被紙尿褲洇透了?!?

陳科有些不好意思:“沒辦法,時間太長了?!?

當天,是陳科10歲兒子的生日。在轉運工作間隙,陳科用手機和家人視頻。千里之外,一家人正圍著蛋糕唱生日歌,陳科對著被防護袋包裹得嚴嚴實實的手機,為兒子唱起了生日歌:“祝你生日快樂,祝你生日快樂……”

他說:“心里挺不是滋味的?!?

2月6日下午,陳科接到了出征武漢的通知。當晚,隊員們接受了穿戴防護裝備的緊急培訓。在近4個小時的練習中,每個人穿脫了四五次全套防護裝備,“七步洗手法”更是練了無數次。培訓結束后,大家都是一身汗。

2月7日下午,6名隊員從北京出發,奔赴武漢。北京剛剛下了場大雪,愁云慘淡,陳科的心情也一樣沉重,6日晚上,他只睡了3個小時?!拔錆h具體什么情況我們還不太清楚,我們最小的隊員梁康還沒結婚,另外幾位隊員都是上有老下有小,我作為隊長,感覺責任重大?!?

2月7日上午9時,6位隊員來到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院中法新城院區,見到了迎接他們的中國紅十字會總會工作組,了解了相關情況后,陳科心里終于晴朗了。

在接下來的幾天里,北京隊和青海隊合作,接車、接物資,安裝調試負壓救護車上的設備,為轉運工作做好準備。

在陳科心中,北京隊是一支“人心順、士氣高、干勁足”的隊伍,“只要有任務,大家都是搶著去”。

3月13日,北京隊需出動3輛救護車參與轉運任務,陳科對魏增芳說:“您跟著去拍幾張照片吧?!?

魏增芳假裝生氣:“我不去,你不讓我參加轉運任務,我就不拍照!”陳科拗不過,笑著同意了他的出車要求。

一個多月以來,陳科既要參加轉運任務,又要安排調度隊員們的工作,他坦言:“很累,每天都在緊張中度過,我們不敢有一絲一毫的松懈和僥幸。不過看到大家都平平安安,這是我最開心的事?!?

魏增芳:“我想為兒子做個表率,男子漢要有擔當!”

接到出征武漢的通知時,魏增芳正在國家體育場“鳥巢”參與維穩值勤,他在電話里對領導說:“沒問題,我去!”

和兄弟們登上駛往武漢的救護車之后,魏增芳給愛人打了個電話:“我要去武漢了啊?!?

“去武漢?!人家都往回跑,你去干什么???”妻子語氣焦急。

“沒事,不用擔心,我已經決定了?!蔽涸龇颊f:“我想為兒子做個表率,讓他知道,男子漢要有擔當,國家需要我們時,要義無反顧地沖上前?!?

練習穿防護服時,魏增芳心里想:“穿這么一身,從頭到腳好幾層,這怎么開車??!”但是轉運任務開始后,他卻忽略了自己的感受,心里想的都是“穩一點,讓患者盡可能舒適地到達指定醫院”。

魏增芳最近一次來武漢是在2019年10月。那天,武漢的夜景令他記憶猶新,燈光璀璨,車流如織,滿眼皆是繁華景象。他不由感嘆:“喲!這武漢可不比北京差??!”

四個月之后,魏增芳再次來到此地,眼前的武漢和上一次判若兩“城”,大街上“連片樹葉都沒有,一切仿佛凝固了”,他心里百感交集。

魏增芳老家在河北省邯鄲市,村里有個微信便民群,得知他出征武漢的消息后,鄉親們在群里紛紛為他點贊,他笑著說:“覺得自己‘爺們兒’了一回!”

北京隊在執行新冠肺炎患者轉運任務之外,還肩負著在武漢市人民醫院愛心獻血屋、武漢金銀潭醫院獻血屋等獻血點接送血漿捐獻者的工作,為捐獻者的出行提供便利。

很多血漿捐獻者上下車時,會對駕駛員說:“師傅,謝謝您!”

魏增芳對他們說:“其實我們都應該感謝您!”

趙昌龍:“男人嘛,永遠不能退縮!”

在北京市紅十字會緊急救援中心(999),魏增芳和趙昌龍是一對老搭檔,負責患者的長途轉運。兩人曾輪流駕駛救護車,歷時36個小時,將患者從北京轉運至海南三亞。

在999急救中心工作四年,趙昌龍幾乎跑遍了全國的所有城市。此次得到出征武漢的通知后,他一口答應下來。2月8日,抵達武漢的第二天,趙昌龍給愛人發了個微信:“我來武漢了?!?

“真的假的?”妻子有些難以置信。

“咱干的就是這個工作,只要需要我就得來。咱媽心臟不好,千萬別告訴她?!?

趙昌龍說:“男人嘛,永遠不能退縮!能來武漢為抗擊疫情出一份力,這是我們急救系統的特權,也是我的榮幸,我很自豪!”

趙昌龍曾是大貨車司機,此次赴漢,他豐富的經驗派上了大用場。救護車的小故障,他憑聲音就能判斷排除,對車輛的檔位和操作更是輕松上手,讓隊員們佩服不已。

劉銘:“我們是希望的搬運工”

和其他幾位隊員不同,劉銘是唯一一位“全家人都知道我要來武漢”的隊員。

他說:“汶川地震沒趕上,這次說啥也得來,我是黨員,也是退伍軍人,關鍵時刻必須上?!?

2月7日下午出征前,妻子和女兒前來送行,女兒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擁抱,并把一個心形的卡片悄悄塞在爸爸的兜里??ㄆ蠈懼骸鞍职衷谖錆h平平安安,我愛您爸爸,加油!”

工作之余,劉銘會把自己的工作照發給千里之外的母女倆。女兒在日記中寫道:“看著爸爸站在路邊吃飯,我和媽媽都忍不住哭了……我太想爸爸了,我怪這個病毒,因為它,爸爸才會去那么遠那么危險的地方。爸爸您放心,我會保護好自己,努力學習,長大后我也要像爸爸那樣,幫助有需要的人。

“最近轉運工作量明顯增加了,血漿捐獻者的人數也在不斷增加,平均每天要出兩三班任務?!眲懻f:“轉運患者是帶去希望,接送血漿捐獻者是傳遞希望,我們是希望的搬運工?!?

董傳江:“不知道還能不能見到我爸了……”

近幾天,隊員董傳江經常偷偷落淚。

一周前,他80多歲的父親突發腦梗臥床不起,無法進食,董傳江心急如焚。哥哥安慰老人:“別著急,好好養著,一定要等老三回來!”

說到這里,董傳江長嘆一聲,淚水在眼眶里打轉:“不知道還能不能見到我爸了,就怕老人家等不到我回去……”

46歲的董傳江是隊伍里的老大哥,疫情當前,他主動請戰。

愛人得知后有些緊張:“能不能不去?”

“我是退伍軍人,又是黨員,這話我能說得出來?”

2013年,董傳江曾隨中國紅十字999緊急救援隊奔赴雅安,開展地震搶險救援行動。他說:“做了18年院前急救,干的就是救人的事,能救一個人,感覺很有成就感?!?

7歲的小女兒董婧涵在日記中寫下對爸爸的思念:“我在朦朧的睡夢中聽到爸爸對媽媽說:‘我要去武漢支援,你在家照顧好孩子?!任倚褋?,爸爸已經在去武漢的路上了。爸爸給我發了他工作時的照片,我看了很心疼。我很想爸爸,希望爸爸早日平安回家?!?

梁康:“我覺得很值,再累也值!”

30歲的梁康是隊伍里年齡最小的成員。2015年9月3日,他參加了抗戰勝利日大閱兵。2018年12月退伍之后,他成了999急救中心的新兵。

軍人的熱血從未冷卻,他對陳科說:“陳隊,出任務告訴我,我最年輕,體力好,多干點沒問題!”

此次赴漢,梁康沒和家人說:“我爸媽一直以為我在北京呢,他們就我一個兒子,還沒結婚,我要是說了他們不定怎么擔心呢!”

父母每隔幾天都會給梁康打電話,他在電話中說:“上班呢,挺忙?!?

來到武漢后,梁康的微信朋友圈屏蔽了父母,他說:“回去之后也不打算告訴他們,這就是我工作的一部分,別讓他們擔心了?!?

在武漢,這個軍營中走出的硬漢常常被周圍的人感動著。

一次,梁康送一對血漿捐獻者夫婦回家,夫妻倆上車時對他說:“我們恢復兩周之后,還會再來捐獻!”

3月7日晚,幾名患者上車后,在車廂內高聲唱起了歌:“武漢啊,別哭,我們在一起不會孤獨……武漢啊,挺住,我們在一起就不會輸……”

梁康轉身向后看去,患者們向他豎起大拇指,齊聲喊:“武漢加油!”

“我覺得很值,再累也值!”梁康說。

?
河内五分个人技巧经验心得